探访“清场”前夕香港金钟占领区
2014-12-10 11:14:36
  • 0
  • 1
  • 4

据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报道  种种迹象表明,清场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。金钟“占领区”由于“双学”的不作为,已陷入无人驾驭的“半瘫痪”状态。更有甚者,有少数人宣称,即使“双学”自愿退场或者警方清场,他们依然会负隅顽抗“争民主”。香港特首梁振英在接受港媒专访时表示,群众运动的后期,剩下的一小撮往往都比较激进。那么问题来了,这部分激进者连“双学”的账都不买,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?

20141209_PO_佔領_金鐘_001

141210_PO_金鐘佔領者意見調查NEW

    港媒《巴士的报》记者在金钟占领区访问66名占领者,28人说当执达主任和警方“清场”时会撤退,打算抵抗的有8人,余下30人说要“看情况”。

20141209_PO_佔領_金鐘_002  

    随着“双学”对“占中”局势的掌控力度越来越弱,最近一个名为“鸠呜(购物)”的行动冒出来。他们不断发动示威者以“鸠呜”为名到旺角闹市捣乱及滋扰店铺。每晚10时出动,在旺角通菜街、西洋菜南街等处流连至深夜。位于以上街道的餐厅饭店纷纷叫苦,部分店铺更要提早关门以免受其滋扰。有餐厅负责人表示,生意早前已因“占领”行动下跌,现在又受“鸠呜”影响,令生意一跌再跌,简直是“雪上加霜”。

  这些似乎从地下突然冒出来的“鸠呜”者,多是应网上号召、从四面八方而来,表面上看属于“散兵游勇”,但其实很有“方向感”,因为在现场不同区块的人群中均混迹了三五个“鼓动者”。这些人将一些标语牌分发路过的市民。当人群越聚越多时,他们就在后面开始高呼:“我要真普选!”“鸠呜、鸠呜!”口号震天响,却并不向前走。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,购物纯属幌子。大约过了1小时,当人潮开始在人行道上聚集时,这些人突然就不见了。显然,他们的策略是先煽动起人群的情绪,然后躲在幕后遥控操纵。另据知情者透露,虽然近日参与“鸠呜”行动的多数是年轻人,但幕后鼓动者则多是中年人。

  有鼓动者在现场宣称,之前“占旺”60天,日晒雨淋,“占领”成本甚高。“现在主客调换,我们化整为零,警方反而要屯兵驻守各路口,人力物力支出甚大。而弥敦道、西洋菜街、山东街一带商铺纷纷落闸(关门歇业)。”他们声称会继续用“旺角购物团”形式进行所谓的“街头抗争”。此外,他们还围堵小巴站,并不断挑衅警方,能量不容小觑。

  有知情者透露,“鸠呜”行动至少会持续至年底的圣诞及元旦。本月正值年底购物旺季,组织者借旺角商户云集的街道聚集,通过干扰商户营业、扰乱公共秩序,变相吸引大众眼球,以图将“民怨”指向特区政府。(文字来源: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 )

20141209_PO_佔領_金鐘_003    

    有香港媒体记录下来多个场景细节:

 

    场景之一:在豉油街附近的“鸠呜”人群中,有一名干瘦的中年男子经常高举“我要真普选”的纸牌来回走动。知情者称,他是“人民力量”的成员,已出现在现场多日。

 

    场景之二:某天晚上9时许,一辆私家车突然来到“鸠呜”现场并停下,“热血公民”头目之一黄洋达拉下车窗,探出头来向在场者挥手致意,一边不断高叫“继续、继续;鸠呜、鸠呜”打气。

 

    场景之三:豉油街人行道上,一名身材矮小的男子不时用手势向附近人交代事情。据了解,此人属将军澳的黑帮分子,绰号“侏×昌”。上月下旬的警方清场行动时,他曾指挥手下的“古惑仔”多番向警方挑衅。据说,“侏×昌”跨区到旺角参与“鸠呜团”,是收了不少“辛苦费”的。 (文字来源: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 )

「美國隊長」容先生
常以“美国队长”打扮出没的示威者容先生表示,自己必定会在明天金钟被清场期间到场,即使到场,他不会与警员“硬碰硬”,若警方借势全面清场,他会到场看看有甚么可帮忙。(图片来源:文汇网)

    在“鸠呜”聚集人群中,有不少搞事者就是像“热血公民”、“人民力量”等激进组织成员及涉嫌黑帮分子。据了解,“热血公民”是香港反对派的极端激进团体,成员总数虽不多,但一直扮演直接对抗警方及策动暴力事件的角色。之前冲击立法会大楼,据称就是他们不甘心旺角被清障而策划的反制“杰作”。而所谓“人民力量”也是由多个泛民团体组成的政治联盟,一向鱼龙混杂行事激进乖张,即使在香港,也有不少网民和市民不屑他们的行径,称之为“拳头教”及“浴盐(一种毒品)兵团”。(文字来源: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 )

甄巧儀(資料圖片)
占旺单亲母甄巧仪,旺角清场后亦转到金钟继续声援,昨日她亦现身金钟,并指清场时会到场。(图片来源:文汇网) 

    有人评价说,“热血公民”和“人民力量”已经成为香港政治光谱中最激进和最反中乱港的两翼。在持续数十天的“占中”运动中,他们更是冲击警方唯恐天下不乱的急先锋,曾多次参与在旺角的“占领”行动。如今不思悔改,反而变本加厉。有的冲在“鸠呜”人群前面叫嚣鼓劲,有的则混在人群中不断挑拨示威者向警方施压。有幕后组织者透露,面对即将到来的清场,“占中”三人组早就“跳船”并自首了,即使顽固的“双学”也萌生退意,但他们作为一小撮就是不想偃旗息鼓,妄图以“流动占领”的方式与警方打“持久战”。问题是,有了民意和法治的双重加持,清场已经水到渠成,岂是几个激进分子就可以阻挡得了的?(文字来源: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 )

141209__PO_金鐘佔領區_高空運 (1)

   由于民众对“占中”的反感情绪高涨,大部分“占中”示威者开始无奈地接受抗议行将终结的现实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9日在金钟“占领区”看到,前来照像留影的人比示威者都多。但令人担忧的是,一些极端分子不愿善罢甘休,意图借最后机会孤注一掷。新成立的组织“学生前线”就扬言,他们携带防御装备,准备“以武制暴”。香港《太阳报》9日评论质问称,即使成功清场,那些肉眼看不见的伤害,例如对法治的冲击、对政府管治的影响,还有最重要的人心,是不是通通能恢复原貌,就像“占领”从没发生过一样?当局不对症下药,乱象只会愈来愈多,香港势将难以管治。(文字来源:环球时报)

¦141209_PO_金鐘 

综合香港媒体报道,香港警务处助理处长张德强9日晚间表示,本周四(11日)会先协助执行金钟“占领区”的临时禁制令范围,并移除中环、金钟附近道路上的障碍物,之后会清理铜锣湾一带的障碍物。

张德强表示,警方作为专业执法部门有责任维护公共安宁及秩序,因此在法庭的禁制令外,会行使其他赋予的权力,开通被堵塞的道路,令市民生活恢复正常。

警方公布,11日会先协助执达主任,清除金钟“占领区”临时禁制令涵盖范围的障碍物,之后会清理中环及金钟一带,至于铜锣湾的“占领”范围,会在稍后处理。

张德强表示,警方有需要时全力协助执达主任,而且会清除禁制令以外地区障碍物。任何人阻挠执达主任属刑藐视法庭,若有人冲击警方定必果断执法。他呼吁非法“占领”者清除障碍及收拾物品,若堵塞或阻碍已重开道路,警方必定执法。

张德强在记者会上表示,有示威者指会“抗争到底”,此举只会增加冲突风险,警方无可避免下要提升武力层次执行职务,这是警方不想见到的。他重申警方不想见到有人企图冲击、袭警以至抢犯。

张德强呼吁市民不要被人利用,届时避免前往中环及金钟,否则警方会采取行动驱散及拘捕。

 141209_PO_清場警員

    香港《商报》9日评论说,值得警惕的是,“占领区”清场在即,留守的示威者目前龙蛇混杂,出事风险较高,不排除届时有激进分子涌入金钟,暴力抗法,阻碍警方清障,企图制造新一轮冲突,从而激化示威者情绪;有新成立的激进组织昨即扬言要“武力行动”,即是公然挑衅。对此,警方还须早作防备,付出更多努力。

141209_PO_金鐘3 (1)

    不仅在“占领区”,示威者搞的其他动作也多以失败收场。据香港电台报道,学民思潮唯一仍然绝食的学生郑奕琳,9日晚上也宣布停止绝食。她表示,因为身体虚弱,经医生劝喻后停止绝食。香港《太阳报》报道称,被市民日益反感的旺角“鸠呜团”,人数愈来愈少,8日晚间高峰期只百多人现身,其间被路人大骂“过街老鼠”。最后“团友”行到无瘾,提早散伙。香港《信报》9日称,持续七十多天的“占中”行动几乎笃定已来到尾声,即将曲终人散。(文字来源:环球时报)

1471209_PO_金鐘

    香港行政署9日宣布,基于安全理由,各局办11日应启动后备办公室和应变措施,不需返回政府总部上班。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